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猫叫声音-《上海堡垒》: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精神污染,编剧江南“三宗罪”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149 次

《上海堡垒》: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江南猫叫声音-《上海堡垒》: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精神污染,编剧江南“三宗罪”编剧团队"三宗罪"

影圈小侦探|著


有于《上海堡垒》的话题占据热搜榜,持续发酵,引发全网讨论。事情的起因是导演滕华涛接受采访时的一句话:我用错了鹿晗,在一个不适合他的类型。

此言论一出,瞬间激起千层浪,网友替之前被全网群嘲演技的鹿晗打抱不平。一时之间导演滕华涛又成了众矢之的,成为网友笔诛口伐的对象。

我们无法揣测导演滕华涛说这话的真实用意,但从客观的角度来分析,影片口碑票房不佳,错能够只归结于演员吗?显然是不能的。

《上海堡垒》从猫叫声音-《上海堡垒》: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精神污染,编剧江南“三宗罪”口碑到票房的扑街,导演编剧演员都推卸不了责任,但是小编认为编剧的失误才是影片最大的败笔。

《上海堡垒》失败的根源——拥有一个彻底失控的剧本。

剧本作为一剧之本,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而剧本的创造者编剧自然而然成为了电影的核心与灵魂。一个合格的编剧应该是将一个剧情逻辑清晰、情节跌宕起伏的好故事呈现在观众眼前。很显然,原著作者江南及其编剧团队并不具备这样的专业素养。


3\1

|一宗罪:剧本前提的混乱,即剧本中心思想的混乱。

"每一部戏必须有一个精心构思的前提,前提即中心思想,前提,指引剧本达到你所希望的目标,前提必须是你自己的一个信念;前提与剧中的其他部分都不能具有自己独特的生命,剧中的一切必须和谐的融为一体。"
——拉约什埃格里《编剧的艺术》

编剧江南在中心思想的设定上是混乱的,甚至还是模糊不清的。不深究影片的内容,就连在《上海堡垒》类型定位上都体现出模凌两可的姿态。从影片反映出来的特性而言,这是一部以爱情为核心、科幻为外衣、末日时代为背景的灾难片。

由于前提混乱,导致剧本存在着剧情逻辑不严谨和两条故事线支离破碎的致命性问题。影片中展现了两条不同交织着的故事线。一条是灰鹰小队带领上海军人与外星势力对抗的战争故事,一条是懵懂少年江洋暗恋上级指挥官林澜的情感故事。这两条故事线在处理上是完全割裂的,先是齐力对抗外星势力,取得暂时胜利,插入感情线。再对抗,又插入感情线。反复如此的循环,让两条故事显得"泾渭分明"。将科幻与爱情生硬穿插交织,体现编剧对影片所表达的中心思想模糊不清。

《上海堡垒》原著本身就是世界系言情小说,以主角江洋的成长与恋情展开。其核心是言情,而只是科幻作为背景出现,意在营造末日时代背景下的悲情氛围。而在电影改编中编剧试图将原著中爱情浪漫的精髓与科幻场面的呈现融为一体,在两者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可惜的是,却因为客观因素与自身能力不足的限制导致故事剧情的割裂与中心思想的混乱。让观众无法产生代入感,无法在情感上有所共鸣。


3\2

|二宗罪:如同纸片一样单薄的人物形象。

易卜生直言不讳:"无论是他们最突出的特征,还是他们最微小的习性,我都了如指掌。"
电影中的人物是电影创作的核心。一部好的影片离不开鲜活、立体的人物形象。

1.江洋英雄形象的脸谱化。

编剧江南塑造的主角江洋是一个年轻、有能力、有志向、暗恋长官的懵懂少年,在与外星势力对抗过程中江洋带领灰鹰小队伍顽强对抗外星势力,展现了江洋身上的最显著的个人英雄主义形象。这些人物便签都是积极的,却在体现人物特性的细节上塑造上却是十分鸡肋,苍白的细节无法支撑编剧的设定,让人物显得"假大空",如同纸片一样单薄。

身为拯救地球的英雄江洋还是陷入脸谱化英雄的塑造老套,他属于典型英雄,却毫无独特亮点。像《哪吒之魔童降世》里面的哪吒,也是带明显的个人主义英雄色彩的角色,但同时他又是一位极富叛逆精神的非典型英雄。先是挣脱了原有的束缚,创造出一个十猫叫声音-《上海堡垒》: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精神污染,编剧江南“三宗罪”分立体的英雄人物形象。

2.主角花瓶式人物形象依然存在。

在女主角林书旗澜的人物设定上存在的问题:本来是沉着冷静、能力非凡的高级指挥官,却在细节刻画成了一个要通过小兵来提醒避免捕食者的陷阱的指挥官。这样低级的错误出现在一个高级指挥官的身上,无法让人信服。纵观林澜的指挥更像是"打嘴炮",在指挥中心只会动口输出,本人竟然不具备丝毫实战能力。这样的银幕形象与原先设定,没有丝毫吻合之处。加上没有得到正面积极的细节刻画的林澜,最后只能演变成为一个花瓶式的角色。


3\3

|三宗罪:剧本中无法对立统一的矛盾冲突。

拉约什埃格里一针见血:冲突可以有更多复杂的形式,但是它们全都从一个简单的基础开始:攻击与反击。如果对手之间势均力敌,我们就会看到真实的、持续升级的冲突。

1.弱化了末日背景下人类与外星人的星际冲突。

《上海堡垒》在剧情上设定为末日时代,但是在细节上体现的却是:外星势力只是对拥有"仙藤"的城市展开攻击,其他城市并没有受到"末日威胁"。很明显编剧是想通过末日背景来烘托故事的悲情气氛,而不是真正人类末日的降临。

作为影片的最大反派——德尔塔文明,出现的形式是以母舰与机甲出现。从未露面的反派外星人,形象模糊、不具体化,更无从去体现塑造反派的强大来凸显主角的强大。两者之间的冲突也因反派的模糊形象,而被强行弱化了。

2.违和的世界末日与市井生活的冲突。

在影片中,用不少的笔墨描写了在上海生死存亡之际,上海市民悠然自得的日常生活。这时的上海市民给人的感觉是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依旧是按部就班地生活着。在他们的脸上没有猫叫声音-《上海堡垒》: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精神污染,编剧江南“三宗罪”一丝应有悲愁与担忧。这样的冲突设置明显是不符合逻辑的,也是违和的。

在《流浪地球》中有一个场景也是为了体现这一冲突,在处理上是十分到位的。在地下城的春节,出现了舞狮队伍庆贺新年,红色喜庆的颜色映照出来的是淡淡忧伤的氛围。真实反映了在世界末日的特定环境下,隐藏着的暗线冲突。两部影片对同一冲突的处理,产生了天壤之别的效果。不得不说,《上海堡垒》在体现矛盾冲突的能力实在是太弱了。

3.三次正面对抗战争,依旧未能将冲突推向故事高潮。

作为一部科幻电影,影片最大的看点应该是危机和冲突的科幻设定。反观前两次战斗先是无人机退敌,再是大炮发威,这里体现科幻元素的想象力和表现力是极度匮乏的。两次作战都没有构建出如临大敌的紧张感与压迫感,两方的冲突也并没有到达不可调解的地步,只体现于双方火力上的冲突。在视觉上我方在军事设备上与敌方相距甚远,存在着被压制的情况。看似我方取得暂时的胜利,但除去上海大炮的加持,我方仍处于弱势。两方尚未形成势均力敌的对立,冲突效果大大减弱。

最后的终极大战,在视觉呈现做的还是可以,但只是局限于视觉上的冲击。两方的核心冲突依旧未能完全得展现出来,也未将故事推向高潮。


《上海堡垒》存在着诸多问题,而剧本的问题更是惨不忍睹。编剧无法将生活的经验和体会的暗示,成功展现在观众眼前。无法揭示影片真正的核心与内涵,体现出主题是深化的。无法带给观众一种内心的情感体验以及观众在感情上的共鸣。

所以《上海堡垒》从根源上就是一部不成功的影视作品,而不给力的演员的表演呈现,只不过是让这部影片雪上加霜而已。


原创作品,禁止转载!